内部语言心理治疗

内部语言心理治疗(一)

探索的过程——解构与建构

内部语言心理治疗的过程中,我会不断让开来访者重复一些做为情结触发点的语句,这种技术来源于美国身心灵技术的一个流派。这种重复的意义在于:如果这些语句是蒙蔽来访者心灵的,它会被心灵自动识别,其中的能量会被释放掉,这就是解构的过程。而如果重复的语句是有修复作用,它会被心灵识别并赋予能量,然后储存到意识中去,这是建构的过程。治疗师的能力在于识别那些语句是有意义的。

内部语言心理治疗(二)

成熟人格训练、重复与连接的原理、对话与人格整合

训练来访者在不同的角色间穿梭,去体验那一角色的感受,在角色中回忆那一角色的经历,发现其一系列的内心深处的内部语句,去理解、包容、决定。这是内部语言心灵转化技术成熟人格和修通记忆的常用技术,由此也清理了自己内在的病毒性语句。引导师需要让来访者通过重复的方式再现和感受场景,中间用“你想到什么”、“感受到什么”“后来呢”等来进行引导。

重复与引导之所以有效是因为我们的心灵恰恰是这样的运作方式。想一想我们日常的心理活动,某些记忆和情感我们会不断有意无意地回想,这些心灵片段也都一段一段连接在一起,只不过没有精确地释放或获得能量引发内在深刻的洞见——发现内部语句。而内部语言技术实现了这一切。

角色对话看起来是修复与某人之间的关系,实际上是对内在人格各个部分进行整合,进行的是类似外科手术的缝合工作,让能量能在不同部分间穿梭。而这一切之所以能够实现,是因为新的有连接运用的内部语句已经获得能量并在内心深处生成。

内部语言心理治疗技术(三)

重复技术的理论基础

重复技术主要来源于戴尼提,是否可以追溯到其他心理治疗还不太清晰,一个运用重复技术来工作的引导师必须对该技术有深刻的理解,并能结合其他技术进行创造性地应用,否则你的技术只能是“赝品”。我谈一下对此技术的心理学解读。

1,内部语言心理学: 一个由创伤引起的病毒性内部语句即使你不重复它,它在内心深处也会无声地不断重复,只不过这种重复没有被意识化。而治疗中的重复将其意识化后释放了能量,病毒性内部语句就失去了“内存空间”不再起作用。

2,从行为主义心理治疗的角度:对创伤性场景关键点的不断重复具有脱敏作用。对在场景中引起的创伤后的身体发抖、眼球跳动、肢体震颤等日常躯体反应也可以被治愈。治疗得方法就是一边想着创伤性场景,一边重复说“我发抖……”“太热了……”等。对于经历地震、火灾的患者尤其有效。

3,精神分析的角度:移情和投射是以病毒性内部语句做为编码进行来操作的,标准的精神分析治疗在来访者和分析师之间的关系中进行。在重复技术中这些编码的能量被释放掉,移情和投射就弱化和解除了。

4,人本主义的观点:我们都有内在的健康良善,只不过被遮蔽了。治疗中我们发现来访者在重复病毒性的内部语句之后,有疗愈作用、健康的“内部语句”会自发地出现和有要求被重复的愿望,就好像等在那里。我经常用“你想到什么”、“你体验到什么、有什么感受”来承接这种自发性。这是一种更有效率的“当事人中心治疗”。

5,佛教修行中的观察修,比如不净观。也是类似在内心深处通过不断观想,最后形成与实相相符的“内部语句”直接存入潜意识而形成“觉受”,最后熄灭贪欲。

这里只是谈了病毒性语句和健康的语句,其他语句的重复没有展开谈,特别是治疗中作为连接的需要重复的语句,也很重要。

内部语言心理治疗(四)

创伤与病毒性内部语句

我们在日常交往中,当某人说了某句话或做了某个表情,为什么我们会不舒服,这个问题曾经困扰过我。你可以说:他骂我我当然不舒服,他控制我、支配我我当然不舒服。理由一大堆,好像都有道理。但如果仔细思维的话,却是一个值得深思的心理学学术问题。

从内部语言心理治疗学的角度看,当他人的行为、语言作用于我们的时候,是在激发我们内在的病毒性内部语句。是被激发的病毒性内部语句损害或威胁了被作用者的“我”(类似马斯洛的匮乏性基本需要超越性需要)并由此产生附着的“内部语句群”,这些内部语句群在暗示着威胁和进一步的损害,这样被作用者的情绪就处在焦虑和恐惧中,进一步被激发的内部语句会让他做出退缩、报复的想法或陷入冲突中。一般情况下,如果情况不严重或没有连续性、不持久的话,这种不舒服很快会随着时间而消失,但如果强度大、频率高、持续时间长就会让主要的病毒性内部语句和附属的内部语句群持续地存留并自发地投射到其他清净中去,这就成为创伤。

内部语言心理治疗(五)

家族集体潜意识深处的内部语言

系统排列治疗中,我们会看到家庭集体潜意识当中的内部语言,它们进入到个体潜意识中起作用。比如“我们家族中所有的媳妇都得离婚”,这个语句进入到家庭中某个媳妇的时候,变成“她们都离婚了,我也得离,否则对不起她们”、“我要制造和夫的矛盾去实现离婚的目的”。这样一个女人就被家族潜意识中的内部语句控制了,而她自己一无所知。

另外一个例子,家族潜意识中有这样的内部语句“家里当所有成员都要得肝癌死掉”,进入到个体潜意识当中回变成“我也要得肝癌死去,我不能健康地活着,那样对不起他们”。

在内部语语言心理治疗中我们用心灵手术进行切割,让个体和家族潜意识中的病毒分离,具体技术以前写过。

我们对人类心灵的奥秘有太多的不知道,我们是如此无知地被操纵。

沪ICP备05004653号 2001-2013 Arting365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哈尔滨心理咨询 哈尔滨心理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