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经典案例

一例高考减压的治疗案例
基本情况:
高三学生小c,女,18岁,在高三上学期出现严重的焦虑、紧张状态。并伴随躯体反应:出汗、心跳加速,时常请假休息。考试成绩下降。母亲带其来东方做咨询。
   第一次咨询:
目标:进行心理评估工作,以确定咨询核心与重点。
方式:半结构化访谈。
过程:
1-家庭结构评估访谈:小C的父母都是知识分子,从小和她的关系模式都比较健康。现在父母也不给她施加压力。家庭结构比较健康。
家庭结构评估结论:家庭结构比较健康。
2- 个体心理评估访谈:小C从小学开始就是好学生,学习成绩优秀并是班干部,直到考上省重点高中,对自己的高考大学有自己的理想目标-哈工大。小C一直到了高二下学期,几次考试没有达到预期的成绩,进而产生自我怀疑。心理和身体开始出现问题。
个体心理评估结论:因高二下学期的考试成绩没有达到预期,而产生了相应的躯体和身体上的焦虑症状。已经持续近半年,属于中度的焦虑心理问题。但小C的家庭结构良好,个案自己的人格比较健康,运用适当的心理学技术,当会较快走出焦虑,恢复良好的学习状态,以备高考。
第二次咨询:
目标:治疗表层焦虑症状,同时帮助来访者看到自己对学习焦虑的深层心理根源
运用高效心理治疗技术:内部语言技术;心理剧技术,角色扮演技术,心理分化技术,空椅子技术。
过程:心理师用高体验性的角色扮演的方式,将小C的内心潜意识呈现。并在这个过程中,将其因为高二没有考好试,而产生的负面的“内部语言”呈现。其“内部语言”每天给予她非常多的批判和负面的暗示。正是它导致小C失去了对自己的自信,并陷入到厌学,学习效率下降的泥潭之中。这次咨询的目的,是通过心理分化等技术,将症状“剥离”,小C在与心理师的互动扮演中,对自己的问题有了很深的领悟和触动。黯然的眼睛开始闪闪发亮。
进一步心理师引领小C意识到,导致自己焦虑的根源,可能是自己对自己高考目标的执著。
第三次咨询:
目标:深入治疗,继续减轻学习焦虑,并重新评估自己的高考目标,并进一步植入正面内部语言。
运用高效心理治疗技术:内部语言技术;心理剧技术,心理分化技术,角色扮演技术,空椅子技术。
过程:小C反馈,自己在学习时的焦虑减轻了。尤其是经过上次的角色扮演后,在小考的时候,自己能够“看到”自己的“内部语言”给自己的负面暗示,并进一步不再听从它。让自己轻松许多。在这一次咨询中,心理师继续用高体验性的心理学技术,来让小C进一步看到自己内心潜意识中的“自我冲突”,一个声音严厉的说:“必须考上哈工大,不然这十二年就白学了!”,另一个声音则有些心虚的说:“我尽量努力,我能考上哈工大。”但却是没有底气的。在这次咨询中,心理师和小C一起重新评估衡量自己的高考目标和合理性。进一步,心理师邀请小C想象一个她一直不敢想的问题“如果考不上哈工大怎么办?”,小C在心理上的引领下,开始更全面、更深入的思考自己的高考。进而决定开始重新思考自己的高考目标。
而事实上,导致小C学习焦虑的根源之一,正是唯一的、不能失败的的高考目标。
第四次咨询:
目标:继续深入治疗,巩固咨询效果,并重新建立起一个弹性的高考目标。
运用高效心理治疗技术:内部语言技术;心理分化技术,空椅子技术。
过程:小C的学习状态进一步改善,她反馈给咨询师的是,当自己决定重新设定一个弹性的高考目标后,自己的轻松和平静。进而心理师和小C又详细的衡量和评估了这个新的高考目标,觉得确实更实际,并有弹性。这样一个不能失败、不能输的高考目标,就变成了一个有弹性的目标。接着,心理师又和小C探讨了高考与人生的关系。小C对高考有了更全面的认识。不再孤注一掷的面对高考。最后心理师希望小C能够在每一天的学习中,不再执著于一时的考试“好结果”,而多在每一天的学习中学出“好状态”。如果每天都能活在学习的“好状态”中,那么最终的结果一定不会太差。小C深深感受到,正是自己过去对“好结果”太执著,才让自己失去了学习的“好状态”。
第五次咨询:
目标:巩固成果,通过催眠技术,植入好的心理暗示和内部语言。
运用高效心理治疗技术:访谈,催眠
过程:小C反馈自己已经能够重新投入到学习中了。并开始渐渐找回了过去学习中的“好感觉”。心理师又和小C重新总结了一下几次咨询中的关键和核心问题。心理师希望小C能够沿着这个正确的方向前行。小C乐观的表示自己会的。最后,心理师用一个30分钟的催眠,来为小C植入好的心理暗示和内部语言。
 
 
                          撰文/东方心理咨询  李楠
 
 
沪ICP备05004653号 2001-2013 Arting365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哈尔滨心理咨询 哈尔滨心理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