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经典案例

一例强迫症经典案例
一例强迫症心理治疗的案例:
基本情况来访者A:男性,24岁,大四,从初中一年级开始出现强迫症状,强迫思维,现在每天强迫检查煤气和门数次,近一年来强迫症状泛化,最近准备考研,复习过的章节强迫性的还要再看,为此非常痛苦来寻求心理治疗。
第一次咨询:
目标:进行心理评估工作
方式:半结构化访谈。
过程:
(1)                                
家庭结构评估访谈:A的父亲很优秀,是某集团公司的财务总监,从小父亲对A寄托很大的期望,从小就希望A能够在学业上有成就,将来考研。为了达到父亲的期望,A上初一后给自己规定,上课要百分百的认真听讲,不漏下老师的每一句话,每天高度要求自己和焦虑。初二开始出现强迫思维,强迫检查,并影响学习,高一的时候想去找心理医生,父亲说他是没事找事没让。A一直努力学习,但是学业一直很一般,父亲对其比较失望。父亲脾气暴躁,说话不给人留情面,一年前父亲突发疾病去世,去世后A的焦虑和强迫症状加重至今。A的母亲为人善良朴实,没有给A很大压力。一家三口的感情很好,爸爸在外挣钱,妈妈照顾家,很幸福。
家庭评估结论:家庭整体序位正确,爸爸在家有地位,妈妈尊重父亲,儿子也觉得父亲很优秀,但过度认同父亲而严重压抑了自己内心真实的感受。(A能抽烟,一天一包)父亲过于严厉,和对儿子的学习要求过高,从小到大父亲对儿子的说教和评价内化到A的心中,严重影响了A的自我认识,同时父亲也是A强迫症的根源。处理A与父亲的关系是心理治疗的重点,A与母亲关系良好,且并不缠结,不是治疗工作的重点。
(2)
个体心理结构评估访谈:A与同学交往良好,人际关系及社会适应良好,常常面带微笑,说话声音较小。面对父亲时候,因为父亲比较强大,会压抑自己的感受,A对父亲没有愤怒(被压抑住了),觉得父亲说的对,和父亲沟通很少。A常常给自己制定各种计划,但都往往半途而废,进而更觉得自己不够好。心理比较压抑。父亲一年前去世后,感觉自己压力更大更容易焦虑,强迫也更重了。
个体心理评估结论:自我功能稍弱。人仁善温和。心理学头脑稍差,自我的感受力也较弱。不认为父亲和自己的强迫症有关系,觉得是自己太追求完美活的太累。心理防御机制是压抑。A与原生家庭需要做分化和整合工作。从家排治疗的角度来说,需要整合与父亲的关系,这是A心理治疗的核心所在。同时父亲突然的去世,是一个未完成的心理过程,需帮其完型。
(3)
个体内部语言的心理评估:根据访谈,可诊断出导致A强迫症状深层的核心病毒性内部语言是和父亲有关的。也就是说植入导致来访者A强迫症状的内部语句的是父亲从小到大对A的过低的评价和一些负性的信念,这些内化到来访者的心理结构中,并导致来访者的强迫症状。咨询工作的重点一是对A呈现导致其强迫症状的内部语言,二是处理其和父亲的关系。
第二次咨询工作
目标:治疗表层强迫症状,同时帮助来访者看到自己强迫症的深层心理根源
运用高效心理治疗技术:分化技术,空椅子技术。
过程:因为A的强迫症状比较重,所以本次咨询工作需要对症状进行干预。治疗师选择空椅子技术的框架,来进行症状分化技术,先让来访者和症状剥离。将A和强迫症状分化之后,让他坐在另一把椅子上看着强迫症状的自己。治疗师试着让A去感受一下另一把椅子上处在强迫症状下的自己。看着自己,A第一次感觉到,自己是那么的累和不容易,治疗师用话语,引导A和症状的自己对话,来进一步进行症状分化。进而让A看到强迫症状的表面之下是自己内心压抑了成长过程中巨大的心理痛苦。因为A没有能力面对和整合自己内心的痛苦和创伤,进而这些痛苦和创伤会以强迫症状的形式出现。进而A诉说了很多成长中痛苦的经历,很多谈到父亲。A固着在强迫症上的心理能量开始松动和转移。
第三次咨询工作:
目标:治疗强迫症深层的心理结构。
运用高效心理治疗技术:内部语言技术
过程:通过上次的分化技术A表层的强迫症状大大减轻,这次治疗咨询师采用中国文化学派心理治疗独有的内部语言治疗技术来深入治疗。A的强迫症状的下面的支撑强迫症状的内部语言是来自于从小被严厉父亲内化的低评价和自我怀疑,咨询师让A提供一个强迫症状情景,A选择了强迫复习的场景,A开始痛苦的在症状中,然后咨询师扮演A的内部病毒性语言,并完整将其呈现出来。让A清楚的看到,是其怎样的内部语言导致其强迫症。A如梦大醒,顿悟了自己原来是被这样的内部语言所催眠了,而导致自己的强迫症状。
第四次咨询工作:
目标:解除导致A强迫症的内部语言。
运用高效治疗技术:排列治疗技术,内部语言治疗技术,完型治疗技术。
过程:通过心理评估,咨询师看到导致A强迫症的内部语言的植入者,正是A的父亲。要根除掉导致强迫症的内部语言,就一定要处理A和父亲的关系。这次工作的重点是处理A和父亲的关系。运用的技术是系统排列中的技术,来访者感受的表达力弱,咨询师运用自己丰富的临床经验,一步步引导着A和父亲对话。经由-感受进入(带入感受),情感宣泄(表达内心压抑,愧疚的情绪),心理分化(将父亲植入的内部语句呈现出来,进而还给父亲),整合力量(加固自我功能,吸取父亲的力量)四个步骤,让A深深的看到了,自己活的累和压抑正是来自于背负了父亲所对他过度的期待。咨询尾声的时候,A说出:“我现在才知道,有我这样的父亲,我得强迫症是必然的啊,现在我终于弄明白了”同时,因为一年前父亲突然的离去,这是一个未完成的心理过程,咨询师运用排列的技术,来处理了A和故去父亲的纠缠,非常重要。
第五次心理治疗工作:
目标:巩固治疗成果,植入建设性的内部语言。
运用高效心理治疗技术:内部语言治疗技术,排列治疗技术,完型治疗技术。
过程:本次咨询已经隔了2周,因为A的强迫症状基本已经没有了。在这次咨询中,咨询师希望继续巩固其治疗效果,所以运用排列治疗技术,继续让来访者与其父亲对话,不过上次运用排列技术是松动和瓦解导致强迫症的病毒性内部语言,而这次的排列工作的重点在于植入有利于其更好生活和工作的资源性建设性内部语言。并结束治疗。
 
回访电话:一个月后给A打回访电话,A的强迫症状已经很少出现,即使偶尔出现也不会影响到其生活。过去伴随强迫出现的焦虑也大大减轻了。A感谢咨询师对其的帮助,并希望以后就其恋爱问题,再进行心理咨询。
 
                        撰文/东方心理咨询  李楠
 
 
 
沪ICP备05004653号 2001-2013 Arting365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哈尔滨心理咨询 哈尔滨心理医生